只要有疑问,就能更深入。光是等死也挺无聊的,多点好奇的话,至少能稍微打发时间—桃子说服自己这样相信。

她慢慢起身,边走边拂掉屁股上的叶子。

「日子真无聊。没办法,谁叫阮年岁大了?」桃子安慰自己,然後边走边想:人生最辉煌的时候,是什麽时候?

小时候、认识周造的时候、带着两个小孩拚命活下去的时候。桃子随之笑逐颜开。每一幕都好温暖、好令人怀念,对桃子而言,每段回忆都是宝贝。但是不对,她微微摇头,不是那时候。

没错,那些时候的确很幸福美满,然而桃子心想:周造刚过世的那几年,撼动了她一直以来建立的价值观,让她整个人脱胎换骨,那应该才是她最辉煌的时光吧?在桃子平凡无奇的人生中,那段最艰辛、最悲伤的时光,所挥洒出的色彩也是最浓烈的。

周造的死已是陈年往事,桃子眼神沉稳地颔首。

悲伤是人世间的常态,人终究难逃一死,天下也无不散的筵席。然而当时的疼痛依然鲜明,马上就能从内心深处唤醒。

奇妙的是,唯有唤起当年的悲痛,桃子才能年轻个十几二十岁、回到从前的时光,说来还真讽刺。痛还是痛,不过,还真想回到青春时代,就算只有一下子也好。偷看一下吧,旁边没有别人,就重温年轻妻子的心情吧。桃子吐了个舌,环顾四周。是错觉吗?她的腰杆挺得更直,步履也变得更稳健了。

丈夫刚去世时,比起他消失在眼前,更让桃子受不了的,是到处都听不见周造的声音。她终究难以接受周造的死,成天竖着耳朵寻找周造的声音,弄得连耳根都发烫了。

明明身心俱疲,却辗转难眠,几乎整夜都未阖眼;等到天亮时,浮上心头的却是:「唉,又要迎接没有周造的一天了。」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,某个夜里,她躺在被窝,睁亮了双眼,但什麽都看不到,也觉得自己的未来就像这样一片黑暗。这时候,「累了吧?我会守着你到天亮,好好休息吧。」她突然听见周造的声音。桃子大吃一惊,想跟他说话,却听见周造以强势的语气说:「睡吧,睡吧。」桃子对着黑暗说:「周造在这里!他真的在!」好开心,真的好开心!一股轻柔的重量笼上她全身,明明身体瘫软得快要融化,眼睛却炯炯有神。万一身体动了,结果周造消失怎麽办?万一睡着了,结果周造离开怎麽办?尽管如此,她终究敌不过睡意,沉沉入眠。

在那之後,她开始听得见周造的声音。每次一听见,桃子就发狂似的环视四周,万分讶异。

好想听周造的声音。这明明是自己最强烈的渴望,但她很难相信下次还能听见。

桃子曾单纯地想找出声音到底从哪里来,以及这件事的意义,但如今回想起来,她忍不住笑起自己的傻气。桃子所处的现实世界,一定有个针孔般的小洞,开启了通往良人所在的另一个世界。这是当年的她绞尽脑汁得出的结论。

「周造还在。他一定住在另一个世界。」桃子这麽认为。她咬紧牙根,告诉自己:「只是我们相隔两地罢了。」接着,她睁大双眼,看清自己的改变。

丈夫的死,让她这辈子第一次衷心希望有个看不见的世界,并产生了「好想进入那个世界」的欲望。在那之前,她对现实生活很满意,压根没有过这样的想法。世事难料啊。她原本自诩为接受战後教育的新人类,拒绝接受不科学的事物,私底下对鼓吹怪力乱神者嗤之以鼻,视之为旧时代的毒瘤。世事难料啊。没想到那个时候,她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价值观其实浅薄得不值一顾。「没错,阮根本啥咪拢不知(什麽都不知道)。」当时她不知长吁短叹了多少次,啥咪拢不知。

她从来不知道,原来世上有这种撕心裂肺的悲伤。而且她竟然还敢谈论悲伤,还觉得自己很懂。原以为了若指掌,现在才发现其实只懂皮毛。万一脑中的常识其实只是肤浅的误解怎麽办?一思及此,桃子感到不寒而栗。

过去的自己已经不能相信了。有一个阮从没想过,也没见过的世界。阮要去看看。阮想去。就算只有阮一个,也要去。

这股感慨让桃子彻底变了。丈夫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。是笑声吗?四周洋溢着声音。她听见了各种声音。只要桃子想听,不,就算在下意识中,也都听见了声音。不只是丈夫的,还有些根本听不出来自何人。现在,她的说话对象不仅是活人,树木或野草或流云的声音,都是她聆听、谈话的对象。它们支撑着桃子的孤独,是藏在桃子心底的秘密,幸福的癫狂。桃子感触良多,原来悲伤也是一种感动啊。悲伤,是最极致的感动;悲伤,也能创造某种喜悦。

现在的桃子即使听见丈夫的声音,也不会像那时一样左右张望了。桃子知道,那些声音来自於自己体内。那麽,那条通道,那条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,就在桃子自身之中吗?想到这里,桃子的喉头发出不成声的「咯咯」笑声。随便啦。无所谓啦。阮再也不迷惘了,阮的世界,阮来做主。

既然丈夫已死,现实世界就变得没啥意义了。这样做才对、那样做才好,过去支撑桃子人生的那些规范,原来竟能轻易舍弃。现实世界的行为准则与潜规则,唯有丈夫在世、唯有心中尚有牵挂时才需要遵守。

孩子长大了,丈夫也走了,桃子的社会义务已经全部完成,也已经是个一点用处也没有的人。桃子觉得,丈夫一死,她与这世界的连结也断了;自己再也没有生产力、在社会上可有可无,既然如此,乾脆甩开所有的人生规范,一切都桃子说了算。阮的世界,阮做主。无论怎麽想,都不能再维持现状。她没有告诉任何人,所以应该没有任何人察觉,但从那时开始,她想对这个社会、对社会的行为准则大声说「不」,收拾浮沉俗世,迈步前进。

点我加入幸福熟龄FB粉专,健康快乐每一天

(本文摘自《我啊,走自己的路》,圆神出版,若竹千佐子着)

openvpn哪下载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